怪味道

「嘶~」

阿树拧开了苏打汽水的瓶盖,在这酷热的夏天。

还记得,6 年前第一次喝苏打水,他喝了一口就把剩下的一罐汽水扔了。不过,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竟有点喜欢这怪味道。

也是,人的口味是会变的嘛。小时候觉得玉米、西瓜的味道奇怪,讨厌绿豆汤里的红枣。上了一定年纪,就都吃起来了,家人煮的绿豆汤,不放红枣还不习惯。

口味的改变可能来源于身体,更多的是来自心理。

有同事给阿树带过一袋小食——油炸知了,他鼓起勇气闭上眼,没怎么咬就咽了下去,像猪八戒吃人参果。「不能吃兔兔」不是不习惯味道,而是心理上过不去。而从不吃到吃,往往是从「再试一试」开始。

话说,当下中国绝大多数地方都吃辣,有说法是外来务工人员传播家乡美食,也有说法是,都市人的压力感在麻和辣的味觉下得到缓解。

如果不开心,不妨试试「怪味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