午后

突然想在冬日的午后,在校园的小道上,悠闲地扫起落下的金黄的银杏叶,暖暖的阳光,芬芳扑鼻。

注:记于2009年11月25日,生活片段。

黎明

刚完成一个ppt,现在躺进被窝暂时不想睡。看着有人校内里写道,冬天窝在寝室里,顿时感觉人生没有追求。我有些感觉了…

周三的时候我买了一份5毛钱的浅江晚报,里面的内容确实没有上海一周那么时尚抓人眼球,也没有南方周末那么犀利,但它的一篇倔强艾弗森与梦想的文章,触动了我,跟科比同是”96一代”,艾弗森在选秀时位列第一,作为高中生的科比还只是十三,没想到时过境迁,科比手上有五颗总冠军戒指时,艾弗森却依然为没有找到伙伴而忧伤,优秀的人都想自己变得更优秀,对于自己定位为冠军的人却一次也拿不到总冠军戒指,这是多么的伤人…艾弗森的感受谁能懂呢?尽管灰熊不要他了,尽管尼克斯向他抛出橄榄枝,但艾弗森只愿意加入得过总冠军的球队,尽管他快老的打不动了,再不找一个球队打完剩下几年就没有以后的生活费了,有退出职业生涯的可能,可他还是倔强地在坚持他的梦想。所以最后我决定,剪报…

挺过黎明最黑暗的时刻,那也应该是希望的开始吧。

注:2009年11月21日,大二生活,零星小记。

大一考试周

最近是考试的生活,大考大休息,白天拼命复习,每天晚上都可以很迟睡,躺在床上写完一篇日志,吐吐心中的感觉,然后醒来。今天刚考完vb,就像每次考完的一样到图书馆的杂志区看书了,放松一下疲惫的神经。

上次考完物理看到的是一页A3的精美杂志叫《生活》,那次的主题正好是佛学,提到大理那里苍山深处有一座无为寺,还有现代很多一心向佛的人,记得有一段我摘录下来是评论五角大楼被撞毁的原因是“这么强的两栋大楼,忽然之间就可以化为平地,其实并不是那些恐怖主义有多能干,多有力量,是因为大楼本身聚集了太不正常的能量,才通过极端的方式把自己给彻底地还原到最正常的物质状态尘埃本身是最恒定的状态,不能够再改变了,它在顷刻之间可以还原到最基本的物质形态。”并且文章告诉我们要淡定,我以后想看看这方面的书,追求自然,波澜不惊。行的话去无为寺看看那个主持。

今天我看的是“大学生“,看了四十多分钟,里面讲到了可以考研去台湾我想下次去网上找找这方面的信息,因为我想有一种与众不同的经历…

晚上复习高数,明天要考了,复习得烦躁了,就骑车去到几百米外的小买部买了杯酷儿在帐篷下慢慢喝,顺便上了qq,结果看到琼,聊了几句,我饮料喝完,回去复习了,没想到一回去,手机掉线了,怎么也上不去了…可惜了…我们好久没聊了…晚上九点四十,我实在不想看了、就回来了,回来时我有车,跟涛涛一起,但我很用力的跑,喊,跳,好好发泄一下积累的郁闷…途中经过超市,本来想买伊利山楂味的冰棍,可是没找到,就对自己好一点,买了瓶柠檬水溶c喝喝,回来吃了碗泡面,觉得很畅快,不过现在我最希望的是考试早点考考好回家休息一下,有些累…祈福,明天高数,考好…

注:记于2009年6月14日,大一下考试周的生活。

清晨随笔五

今天,在四点五十的《回到过去》的闹铃中,我醒来了,突然想起高三一段时间阿童手机早上早起时的声音也是这个。当时听到这歌想到过去,现在听到了却想起当时,略感沧桑。

到了山上,天空很蓝,而且纯粹而无瑕,而且太阳出来得比往常早,大概是耐不住寂寞了吧。有时候我觉得这才是最正常的天色,然而在我六次爬山经历来说,这种所谓正常的天色我却是第一次见。有迷雾,有云霞,有阴霾,原来这些也是稀松平常。就仿佛不只是笑才算正常,哭也是,惊也是,无奈也是,惶恐也是。可是,之所以蓝瓦瓦的穹庐被误解为正常,是因为它出现得最多。而我想说的是,哭也正常,笑也正常,惊也正常,无奈也正常,惶恐也正常,但我们要笑得最多!

注:记于2008年8月2日。一如史铁生的观点——人的一生,苦难才是常态。

 

清晨随笔四

今天清晨,我醒来四点半,因为昨晚由于太累比平时睡得都早。我本来想继续睡的,但看到外面天空貌似不错,家后面的菜市场也已经熙熙攘攘的,我就起来了。呵呵,我总是能以一些理由说服自己做一些事。不过起来之后还是又累又饿,所以我决定,今天爬山在去的路上用自行车,要知道,我平时都是放着跑步或散步的。大概是我昨天陪同学逛街四个小时吧,腿实在酸得要命,躺床上一开始都睡不着呢。幸好今天也不虚此行,看到了那梦幻般的朝霞。

在爬山的过程中我看到了几棵树的树干被折倒在地,一开始还以为是哪个混蛋要砍了这树当柴烧呢,心中异常愤懑,世上怎么还有这么不道德的人啊,尽干些伤天害理的事!。我又想,那砍树的砍完怎么不拿走当柴烧呢,真是个大笨蛋!后来我才猛的被抽醒,前两天“凤凰”不是来过了吗,那应该是被雷劈的。一个个高大的身影在瞬间訇然倒下,我们不知道他们长了多久,我们不知道他们如何扎根于那陡峭的壁崖之上,我们只知道他们由于突如其来的灾难而丧失了生命。不管他们有多少才华,不论他们有多少苦楚,他们在这样的灾难面前,都显得毫无意义。以前觉得这些灾祸会离我们很远,可是他就在我们身边,而且很近。对于这些无法预知的灾难,我们无可奈何,任何努力都显得苍白无力,但至少对将来我们可以预知有可能在生活上发生的痛苦,我们可以通过现在的努力来避免,比如大学毕业后面对的就业问题,整个家庭的的感情基础。不要再让我们连避免这类灾难的机会都丢掉,人生只有一次,可悲的是无法重新来过,可喜的是我们不需要重新来过,所以我希望,我们能把握住自己,不说分分秒秒,不谈天长地久,但愿天天年年,时时刻刻。

注:记于2008年8月1日。想到灾难可能随时降临,便不敢苟且。

清晨随笔三

我现在躺在名品街的一条椅子上,吹着清风,记录清晨的一些事情。因为昨天我的信誓旦旦,我必须去兑现我的诺言。我听到闹钟的时候才四点多,当时真是又累又渴,不愿起来,后来想到现在不起来,早上就再也起不来了,我一咬牙就蹦了起来。诺言是用来兑现的,而不是用来期骗的。我本来想向全世界宣告我的诺言的兑现的,只是格子的格言曾经曰过:做人要低调。我只好放弃这个念头了。

走在路上,时而正走,时而倒走,时而看看深蓝色夜中泛黄的路灯,时而看看东方交织这耀眼的红与柔和的蓝的苍穹。清晨十分别致而精彩。

走在途中,我看到一个清洁工在吃力地拉一车垃圾上桥,当我还在考虑是否帮忙时,一个老人从桥上跑了下来,帮忙把垃圾车推了上去,旁边则有人为清洁工叹气,没吃饭还得这么早起来干活。我就有些自惭行秽了。不过,看来虹桥好人挺多,嘿。

到了山下,我又开始爬山了,刚刚是在平地上散步,现在是上山,自然比原来辛苦一点,但是,山上有风又有树,还能看日出,更能兑现我诺言。我对自己进行了自我安慰及鼓励,终于登上了山顶,看到了美丽的日出,而且像欧亨利的小说一般出人意料之外又在情理之中地遇见了一些人和事。这已经是私事咯,不需赘述。

但是我想说,那一个个幸福的瞬间,不管维持多久,都值得去纪念。

注:记于2008年7月28日,写得挺啰嗦,人也是傻乎乎的。于是略作删减。

清晨随笔二

今天,我有去爬山了。睡觉之前就有所准备,结果连做梦都梦到去山上看日出。这是一种期待吧。不过天不遂人愿,期待的结果却是清晨的阴天,天空灰蒙蒙的,阴阴抑抑的,肯定是看不到日出了。不过我还是连着跑步二十分钟从家里到达了山的顶峰。在路上,我仍然能看见一些人在往山那边跑。他们似乎不在于那美丽的风景,而仅仅出于一种习惯而已。

爱不也是出于一种习惯吗?我们何必在意爱情有多少浪漫浮华呢!我一直觉得习惯是难以改变的,这就联系到了所谓的永恒,最近我好几次遇见了这个问题。因为是习惯,习惯对朋友真诚,习惯对父母有孝心,习惯对爱情有责任心,对爱人关心,所以就这样一天两天地下去直至永远,即永恒。亲情,友情,爱情都可以是永恒。当然,这几种永恒可以是一方的,也可以是双方的,只是单方面更难坚持而已,容易因为某些事而被动摇,伤心,然后怀疑,最后甚至不相信永恒。就像某些人就因为没有日出而不去爬山,对待这些感情不够真诚的人只是少数,我们何必仅仅因为某些人跟某些事而否定永恒呢?!而且有时候看起来刚刚的亲情友情和爱情是矛盾的,那么当我们做出选择时,其他的那两种情就不是永恒了吗?其实不然,当你选择相信三个中哪个是永恒时,它就是永恒,你可以选择爱情,也可以选择亲情,也可以是友情。这样说来,它们都可以是永恒的。再者,你在矛盾中不得不做出抉择时,这并不代表你放弃另两种感情,只要你的心里对它们没有改变。态度决定一切,包括永恒!

爬上山顶后,汗像雨水打在瓦片上一般掉落在衣服上,碰撞之后碎成好几颗小珍珠般的汗水落到地上像花一样盛开地上。我好像比往常更累了。出乎我意料之外的是山顶上有另一种风景,云雾缭绕,大地多了一层浣纱一样迷蒙。当你有所期待时,也许命运会给你一个沉重的打击。但当你无所期待时,却可能有意外发生,所以不要轻易说放弃。不值得。有些名言我一直舍不得忘记,比如不抛弃,不放弃。

这时有人说:“瞧,黄山云雾。”也许这正说明了它的美,但我想说的是像归像,每一座都是唯一的,每一个人都是无双的,我们犯不着为像什么人而烦恼,更不需为跟某人更像而去改变什么。故事里说的对,世上没有两片相同的叶子。 一路走来,我发现我喜欢上了清晨爬山,因为在路上,我能想清楚一些问题,比如–最近你好吗。

注:记于2008年7月21日,当时在思考什么是永恒。

清晨随笔一

当前方的两头侧一侧是山,另一侧是房屋时,当山上笼罩着乌云,房屋却被阳光普照时,你看到的是希望还是乌云,抑或房屋与山交接处乌云下的希望?

小时候渴望养宠物,比如小狗,而今天在路上看到一只黑黑的小狗在黑黑的石子路边打滚时,依然觉得它可爱,但我却放弃了以后再养只小狗的想法。小狗是可爱的,但它始终要长大,始终会变得不像原来那么可爱,使人会有抛弃的想法。

我不愿意有这样的想法,因为至少它是我曾经的伴侣,我又怎么能狠心抛弃它呢。但有人说因为害怕抛弃,所以不去拥有,那人是否要注定孤单一辈子呢?其实对狗的变化,我们将一直看在眼里,当我们还年轻的时候。而当我们的妻子或丈夫老去时,我们也将一起老去,这样我们一起慢慢变老,就不会相互抛弃了。可是事实却仍然不是这样,总有一段甚至好几段时间夫妻俩的天平是严重倾斜的。这时如果还要继续在一起,多的是责任与对对方的爱,当然这种爱远远超过了对宠物的爱,更刻骨,更铭心,才能把两人拉在一起不分离。所以我选择不养宠物,不是准备孤独终老,而是想跟我的她一起慢慢变老……

注:记于2008年7月13日。

不离不弃、相守一生的细微差异

《读者》上有这样一个故事,有一对夫妻,丈夫是孤儿,从小靠捡破烂为生;妻子是个精神病人,平时还好,发起病来就想往外跑。这天,那个丈夫在街上往回拉自己的妻子。妻子往外用力,丈夫往里用力。他们俩没有任何吵架,妻子的脸上可见精神病人常有的疯癫表情,而丈夫的脸上没有任何无奈与烦躁,神情坦然。尽管路边的人在一如既往地大笑,那丈夫却始终包容和爱护着他的妻子,我相信当时的他,眼神一定是坚定的,因为他们靠这份爱相守一生。

其实我一开始在打这篇文章的时候,第一印象便是不离不弃,但后来又看到原文的标题是相守一生,我觉得两个都不错,只有不离不弃,才能相守一生。然而我个人更偏爱前者,因为它更宽泛一些,对妻子,对父母兄弟,对朋友总是不离不弃。其实说到底,是对自己的不离不弃,对自己在乎的不离不弃。安妮宝贝曾写过一个男人不敢说我爱你,却一直在做了,因为这句话责任太太重,男人难以承担,他也不知道什么时候会因为什么样的原因而分离,他所能做的只是在他还在女生身边时尽可能地让女生快乐。相守一生恐怕不是不离不弃能办吧。也许有时候,恰恰是因为不离不弃,才无法相守一生,只希望她快乐就好……

注:记于2008年7月10日,写得有些肉麻,之所以留着是因为对两个词的思考。

孔明灯

在高考前,不知是谁,不知为了什么,也不知许了什么愿望,悄悄地在夜里放飞了一个又一个孔明灯,黄色的火焰在跳跃,仿佛期待着愿望的实现,是过早地开心吗?随着灯火的越飞越高,火苗越来越小,变淡变绿,那张期待的脸渐渐消失,在高空中湮没,夜空像吞噬生命的大海,吞噬了希望后依旧平静,对于他们来说,希望可以像泡沫一样轻易破灭,只要他们愿意。

原以为夜空是深蓝色的,现在才发现那里也涌动着失落寂寞,难道原来自己觉得有希望的事都得一次又一次地告诉自己不要沉迷,那只是海市而已,那一切都是不可能?

注:记于2008年7月2日,此时高考结束,成绩已出。为沉迷了三年多的某件事的醒悟而难过。

1 9 10 11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