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病

今天又发病了,所谓发病,就是突然会想起一些东西,下午五点多觉得有些烦躁就爬上了床想睡会,没睡着,把《窗边的小豆豆》剩下的看完了,直到看完,我都不知道为什么小豆豆是窗边的,莫不是她的梦想始于窗边,小小的她想当路过的广告宣传员,当站台上的售票员,或当间谍,在没有其他所谓的正解之前,我就把这个当答案吧。最后,小豆豆对校长说,她要当巴学园的一名老师,校长很开心,我也很开心,她应该会是个好老师。

从床上起来后,肚子饿的难受,去毓秀堂吃了顿晚饭,把肚子填了,不是非常饱,不过能将就,然后翻开手机里的QQ空间,翻起以前的一些留言,坐在那里呆了会,不知道在想什么。之后随便逛,不知不觉就走进了中心,现在我回屏峰的时候,没地方去,就会不自觉地走进屏峰的中心办公室。每次在那里见完几个老干部回来,我都会想一个东西叫做“分离”,以前是想是他们先离开工大呢还是我先离开工大呢,总觉得时日无多,自然有些舍不得的感觉。我中心办公室没怎么坐就回寝室了,整理了行装借了建康懂得自行车去大关那边上驾校,途中路过了钱江那边甜丫丫西点店买了五块钱的泡芙,因为脑子里一直不知道在想什么,走神了,把别人的电动车撞了个半身不遂,赔了50元,当是买个教训,以后骑车不能走神,以前就常常走神,只是都是差一点撞到了,我想,我骑自行车都这样了,万一学了汽车,不是更……背后一阵冷汗……

上完驾校后,我骑车回到图书馆换了三本书,在图书馆看有机,一本大大的,厚厚的,蓝色的封面,外国翻译来的,讲的是物质结构,从最基础的八电子结构开始讲起,虽然说最基础,我还是不是很懂一些基本原理,而且书又很厚,700页的样子,我才看了十几页,1%多一点,不知道虾米时候能看好,比较纠结。想想好多课都没复习呢,焦虑啊。不过话说回来,晚上九点多的借阅室还真安静呢,很舒服的感觉。看了一会书,就被阿姨赶出来了,图书馆要关门了,我就回了寝室,煮泡面,然后一直循环听林俊杰的《爱与希望》。

注:记于2010年5月末。拖延是一种病,半途而废更是。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