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晨随笔五

今天,在四点五十的《回到过去》的闹铃中,我醒来了,突然想起高三一段时间阿童手机早上早起时的声音也是这个。当时听到这歌想到过去,现在听到了却想起当时,略感沧桑。

到了山上,天空很蓝,而且纯粹而无瑕,而且太阳出来得比往常早,大概是耐不住寂寞了吧。有时候我觉得这才是最正常的天色,然而在我六次爬山经历来说,这种所谓正常的天色我却是第一次见。有迷雾,有云霞,有阴霾,原来这些也是稀松平常。就仿佛不只是笑才算正常,哭也是,惊也是,无奈也是,惶恐也是。可是,之所以蓝瓦瓦的穹庐被误解为正常,是因为它出现得最多。而我想说的是,哭也正常,笑也正常,惊也正常,无奈也正常,惶恐也正常,但我们要笑得最多!

注:记于2008年8月2日。一如史铁生的观点——人的一生,苦难才是常态。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